突破單親陰霾的迷失     張彥博

Text_Sharon Lau   Photo_Tidus, Andy

Artboard-1-copy-6.png

在單親家庭長大的藝人張彥博(阿博),早前於社交網站發文悼念過身的Uncle(繼父)。他感謝Uncle對媽媽及自己的愛,說:「單親家庭不算甚麼,感謝親生父母及他們後來各自的配偶,在我受浸時四人全都出席,讓我感到充滿了愛。」

 

經上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一家之主離世以後,一個家族通常有很大的轉變,就像張爺爺走了,近十年整個家族都出現了劇變。

 

「原本媽媽的原生家庭信佛,但自從外公信主,回天家後,婆婆也相信了耶穌,生命有很大的改變。她會盡上基督徒的本份,堅持上教會,就算婆婆乘車會暈浪,她就每次都走路往教會,這樣改變了整個家族信佛的氣氛。很感恩,現在媽媽的家族有兩三位基督徒,充滿了愛及互相包容的氛圍。」

 

早前阿博的Uncle離開人世,他用這樣的文字記錄:「跑咗成世,叻叻喇,到終點喇。耶穌接咗你返去,永生鎖匙已經響你手裏,喺天國等我哋,我會好好照顧媽媽,辛苦你喇, Love u Miss u Dad。」Uncle 離開後,他看見耶穌站在我們中間,把大家連結起來,連媽媽的轉變也很大,常常說要祈禱,令他很感動。

 

在人生低處見證上帝

約由2009年開始,阿博參與了很多大型佈道會,包括三四年的Yeah Show,每次Uncle總是陪伴媽媽前來。「他每次都想衝上前決志,但是媽媽沒有反應,令他也不敢行動。」

 

為人母親,只希望兒女平安,博媽媽常常說:「只要你平安就可以!」阿博在2008至2009年左右,做了一個激光矯視手術,當中出了一點意外。手術後回家眼睛感到痛楚,一邊眼睛甚麼都看不到。當時媽媽要他立即回到診所檢查,發現眼睛有東西移位了,阿博心想會否因此成了瞎子?「媽媽叫我馬上祈禱,說耶穌會保護我。聽到媽媽的話,我內心有一種平安,心裏想:如果媽媽能因此信主,我瞎了也值得。」

 

一直以來,阿博沒有強迫媽媽信主,總覺得用生命見證上帝是最好的事。「媽媽常常問我:你喜樂嗎?開心就足夠了!她很清楚,我開心是因為有耶穌。」2009年,樂隊正式解散,阿博跌入人生低谷,媽媽親身見證着他如何靠着耶穌生命重整、活得豐盛。

 

兩個爸爸,兩個媽媽

阿博五六歲的時候父母離婚,像所有孩子一樣,他曾經渴望父母可以復合,可是事與願違。在成長的叛逆期時,爸爸說要再婚,他竟然非常反對,並曾經離家出走。後來,繼母生了女兒。

 

「我很疼愛我的妹妹,覺得她是個小寶貝。當時我已經18歲,就將房間讓給妹妹,自己在外租住地方。獨立生活後,我開始明白維生的困難。原來要『擔起頭家』 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連如何養活自己都甚艱難,缺錢的日子,買一卷厠紙都需要考慮一番。」那兩年,讓阿博快速成長。

 

2012年,他上了內地一個電視節目,談到「兩個好爸爸,兩個好媽媽」。他強調,雖然在單親家庭長大,但家中因為有耶穌而充滿了愛。「我可以大聲地說,我有兩個爸爸和兩個媽媽,很少人會有着這樣的經歷。在我受浸的時候,他們全都出席來支持我。」

 

愛是包容,祝你們幸福

後來媽媽打算再婚,卻很擔心阿博的感受——會否跟爸爸娶繼母時的反應一樣呢?媽媽找阿姨去試探阿博的心情,問:「如果媽媽跟Uncle結婚,你感覺如何呢?」也許是成熟了,阿博明白媽媽需要一個歸宿,所以連聲說好。

 

「當時我已經20歲,爸爸有人照顧,明白媽媽也需要有人相伴。」Uncle 在他最徬徨無助的時候,背起了照顧媽媽的責任,給阿博時間和空間追逐他的演藝夢。「在繼父娶媽媽時,他說大家都是後生仔,不用叫爸爸,叫Uncle就可以。」

 

就這樣,阿博開始了「兩個爸爸、兩個媽媽」的生活。及後他和繼母的關係也有所改善。Uncle 看着阿博的成長,每一次都陪媽媽看他的演出和比賽,更在台下為他打氣。「即使他在醫院的最後幾天,還每晚不眠不休地到我的網上直播間,支持我到最後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