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羅乃萱師母 X 馬浚偉 媽媽,哪有一天不想你? 心靈復活Live show

Text_Sharon Lau   Photo_Tidus, Andy

Artboard-1-copy-5A.png

馬浚偉說很多年沒有過母親節,何羅乃萱師母笑說可以與她一起度過。二人的認識源自2019年的舞台劇《生前約死後》,看畢後,師母從劇本中看到他跟自己一樣,深深地愛着母親,也因着媽媽的離開而極度哀傷。兩人更有着同樣的使命,就是安慰同路人。

 

「親愛的人死亡,是你永不能補償的悲傷。這沒有哲學能安慰你,也不必要哲學來安慰你,因為這是你應有的悲傷。」(唐君毅《人生的體驗》)

 

 翻開舊照片,原來馬同學和師母在90年代已經開始認識,不過沒有深入交談。師母說,媽媽是股票經紀,經常在中環出沒,但媽媽離世後,若師母到中環,就會觸景傷情。「牧者與一般人相同,都有同樣的感情,也會傷逝。」馬同學感慨地說。

 

背負沉重少年歲月的師母

師母憶述,小時候不太喜歡媽媽,因為她不肯買玩具給自己。「我沒得玩Barbie公仔,也沒有『煮飯仔』,童年時我要學習整理書本。」成長期間,爸爸是很嚴重的情緒病患者,他會自殘。姐姐是音樂家,很早就到了外地讀書。當時我和弟弟年紀還是很少,父母二人的爭拗都落在我頭上。記得有一次,爸爸媽媽又吵得火紅火熱,各自說要去死,我說不如我先跳樓吧!二人才平息下來。」

 

師母爸爸對自己會有較暴力的行為,例如拿剪刀插自己,這種失控的行為,無論對女兒或妻子的傷害都很大。「十四五歲時,背負了超乎我能承載的重擔。」在最悲涼的時候,她感謝中學時候的宗教主任,老師說:「我的房門經常打開,你可以進來找我傾訴。」

 

因為上帝,從人群中找到了自己

小時候,師母沒有甚麼地位,家庭重男輕女,加上她有一名天才音樂家姐姐,所以沒有人認得她。「姐姐是一位天才音樂家,爸爸以她為榮。生我之前,媽媽五次小產,出生後我沒有裙子穿,要穿男裝,後來媽媽再次兩度小產,生了弟弟,我才可以穿裙。」即使外出,別人只會問爸爸這個是否天才音樂女兒,爸爸立即否認,之後就被冷待。

 

在家中一直被忽視的師母,認識了上帝。「體育老師告訴我,我手長腳長可以去跑步、跳高跳遠,然後我做了田徑運動員。」後來,國文老師又發掘了她的寫作恩賜,讓師母慢慢地從人群中找到了自己。

 

離別,總是來得突然,天家再見!

這時,馬同學問及師母和母親的關係,她先是甜甜一笑,並給觀眾秀出一張跟媽媽的合照。師母說,媽媽是含蓄的人,少直接表達愛,也很少聽她說:「愛你,乖女!」但友人從照片中發現,媽媽是緊緊地擁着她,師母突然有感而發,眼眶泛紅說:「這就是她無言的愛的示意了,我們情同姊妹,每日都通電話。每當她不開心,我回到娘家時,在她房間的地下坐下,媽媽就一直哭一直說……」說到這裏,師母也哭了。

 

馬同學說,親人離世的那種痛,是你的心想到就會戚戚然,師母深表認同,她續說:「一直以來,大家以為爸爸會比媽媽先走,皆因他的年紀較大。媽媽走的那一天很特別,當時爸爸信主了且給上帝醫治,二人很恩愛地牽着手去看電影。看完後很高興,當天媽媽想買大褸,爸爸二話不說立即買給她,然後爸爸告訴媽媽:『我很愛你,很多謝你為我生下三個兒女。』」師母說,父母年輕時很少如此恩愛,正當她以為眼前是美景良辰時,突然收到爸爸的電話,告訴她媽媽中風了。

 

「媽媽吃了醉雞翼後,突然中風,他致電給我。到達後,媽媽在我懷抱中睡着了,我送她到了一間『沒有那麼好』的醫院 ,五日後離世。」言談間,師母特別提及「沒有那麼好」的醫院,原來不是指醫院真的不好,而是她出自心底的自責。她說:「因為那間醫院是我熟悉的,但並不一定是最好的,也不是專門醫中風的醫院。後來有人安慰我,媽媽是中風了,大動脈受損了,也很難救。」

 

媽媽,是我錯了嗎?

在意外的半年前,師母父母的家曾經發生漏電意外。當年是1993年,爸爸的房子安裝了一台舊式分體冷氣機,約早上4時,師母接到一通電話,發現父母的家爆炸,她趕緊到達現場並安排雙親到附近的酒店暫住。「當時媽媽吐出來的痰是黑色的,我告訴媽媽要進醫院檢查,但被她堅決拒絕。我自責當時為甚麼不捉她到醫院呢?是否因為這樣讓她身體和肺部受到濃煙的影響而導致後來的中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