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傳媒人到傳道人    梁倩儀

Text_Sharon Lau   Photo_Tidus, Andy

Artboard-1.jpg

2020年極其顛簸,全球人類在人仰馬翻中蹣跚前進。眼前的傳道人梁倩儀(Priscilla),臉上卻一派雲淡風輕,好像看透世情一樣。曾經擔任傳媒工作的她,因為回應上帝的呼召,捨下了車子及房子,跟隨一生最重要的「人子」──耶穌基督。

 

Priscilla的父母有四名孩子,她是非一般的女孩。「一歲時,我被發現有肺癆,那是當時致命的疾病,讓我過得很苦。由於父母工作的關係,因此我需要長住在嫲嫲的家裏。嫲嫲很疼愛我,但卻不懂得教我。」在缺乏父母的愛下,加上長期哮喘,身心都不太舒暢,因此性格變得很扭曲。

 

後來父母回來一家團聚,因為頑皮,又被送往朋友的家裏生活了兩年,性格變得更加極端,終於在初中回到父母家中生活。一個正值青春期的少女,火力十足,經常和媽媽對峙,更差點打起架來。

 

「小時候開始氣喘了十幾年,當時負氣地對着天說想要死。」直到她有機會到教會,經歷到耶穌基督捨身成仁的愛,改變了一生。

 

迷失小羔羊成為傳媒人

初信頭三年,Priscilla曾經離開教會,但感恩被主尋回,此後她決心一生跟隨主。

 

大學畢業後,她即從事傳媒行業。此後在報館、電台、電視台先後擔任不同的採訪工作,直到進入一間大報館,可以不用出去跑新聞。她形容當時報章需要海峽兩岸記者,「坐堂」(辦公室工作)便可以採訪,做到獨家新聞,絕對安定繁榮,不會被裁。「我的人工不錯,已有自己的汽車及正在供房子。當時的公司是大機構,有專屬飯堂。某天和同事們吃飯,他們都希望在這裏做到退休,我就沒有接話。」

 

當時,她心中冒出一個問題,自己會在公司做到退休嗎?「作為基督徒,我不願意把整個生命放在公司,可是我又可以如何做呢?做甚麼呢?當時上帝對我說要裝備,我就求問上帝裝備甚麼,因為我有穩定的上班時間,修讀更多的延伸課,學習希臘文、希伯來文。」

 

與上帝連線,回到宣教初心

當Priscilla 開始與上帝連線,心中的漣漪變成了大波浪。她有一種感覺,不甘於一生在公司度過,她需要接受裝備。「沒多久,上帝終於給我一句英文Back to the bible。」

 

上帝沒有再跟她說話了,卻有一個女性朋友找上她。「倩儀,我去中大讀神學,一起去吧!」Priscilla 回答說不用了,因為自己沒有呼召。後來又有姊妹三番四次說:「你像傳道人。」她心想,自己明明是個記者,怎麼一次又一次收到全職事奉的暗示?

 

有天,她靈修讀經,知道上帝要她去讀神學,心中卻有世俗的掙扎。「當時我有樓有車,有安定的生活,是單身貴族。自己供養自己,而父母尚未退休。我的環境很好,實在不捨得。」在不敢告訴他人之際,上帝主動來了。「你忘記了曾答應我的事嗎?大學時你說會讀神學,去宣教事奉我。」

 

放下高薪厚職讀神學

往事像雷轟閃電打進Priscilla心坎,回想自己曾經深受《戴德生傳》感動,一個外國人卻願意回應呼召遠赴中國,時值腐爛的清朝,一生扎根他鄉,全為了傳揚耶穌的名。

 

「我是生在香港的中國人,可以為自己的民族做甚麼呢?上帝想我宣教,我願意去,不過我信心不足。」她自言上帝用很多方法要她知道心裏有私慾。「以前甚麼都沒有,沒有顧慮,現在甚麼都有,卻捨不得放下。」

 

Priscilla 用了一年時間跟內心的感動角力,那一年快完結時,她到星馬旅行,暫時休息,之後在新加坡Stay behind,住朋友的朋友家,該對夫婦竟然是基督徒,是一對傳道人。入住的第二天,女主人去上課,男主人突然分享被主呼召的經歷,坦承內心的掙扎,卻強調上帝的恩典大於一切!「他說他是義無反顧服侍主,因主給他的恩典實在太多,我呢?」

 

回港後,她跟上帝說如果父母答應就可以讀神學了。接着她聽到有一位在尼泊爾做了八年護士宣教的分享,內容竟然不是分享在當地的服侍點滴,而是提及當初為何做宣教士。「姊妹說當初是不願意的,一切是上帝的心意。有兩個字很觸動我心——順服,如果我不回應,很可能到最後要兜一個大圈,上帝仍然要我去,所以當下我決定跟隨祂的心意,然後在座位上感動到哭起來。」

 

因上帝之愛母女復和

那一年的擔子一下子脫落了,那父母的回應到底如何呢?Priscilla 準備參加中神營會的早上,與剛剛去團契後的媽媽見面。「媽媽後來信主了,她喜歡與我說話,想到從前由打架到現在如同姐妹般的好關係,實在是恩典。」

 

媽媽是個健談的人,午膳期間突然有聲音要她告訴媽媽讀神學的事,她感覺未準備好,內心回應說:「你教我講啦!」在聖靈催逼下,Priscilla 順利告訴媽媽讀神學的決定,媽媽的反應很有趣,說:「你去啦!」她說讀神學後可能無家用了,加上爸爸可能會反對。媽媽的反應很快,說爸爸應該沒問題。「媽媽說如果爸爸反對,她會勸他答應,事就這樣成了。」

 

其實媽媽不知道甚麼是神學,只覺得女兒就像教會的人一樣事奉。她感恩:「我的問題都是我的疑惑,上帝一次過回應我了,我回應呼召後,整個人舒服了。其實讀神學和做記者是不一樣的,記者面對事,神學要面對人。」

 

我在以色列的日子

中神畢業後,Priscilla 原本以為可以立即宣教,上帝卻安排她到一間大教會服侍。「從來未做過傳道人,原來跟團契導師差很遠。七年的事奉中,學習到如何牧養羊群,以及認識到上帝的僕人應該如何工作。到了第二年,上帝給我到差傳部接觸差會,讓我更想了解更多猶太人的事,並開始求問上帝是否要我服侍猶太人。」

 

到了第七年安息年,她沒有爭取休息,而是到以色列圓夢。對她來說,圓夢是尋求上帝心意,於是Priscilla 從全職的崗位退下來,到以色列進修希伯來文及落地的認識他們的文化,最重要是探索以後事奉的路。「2010-2011年,我以學生身份第三次到以色列,最後的收穫是始料不及的豐富及精彩,當中包括所接觸的人事物。對我來說,都令我眼界大開。」

 

她說,逗留當地的時間不長不短,所見所聞所經歷的,都寫在自己的部落格日誌,與朋友分享,但大家建議結集成書,讓更多人了解今日的以色列。「過程中有很多特別經歷,例如跟猶太家庭過逾越節,或在撒馬利亞觀看當地人的宰羊慶典。但學習當地語言才是一大挑戰,本來我的英語不足,但當時只能用英語溝通,就操練得越來越流暢,也有機會用普通話及希伯來語。」

 

 

 

 

用一份雲淡風輕的感恩之心,面對生命中的每一天

正當大家以為她會加入猶太宣教的行列時,Priscilla 卻找回最初上帝呼召之路,為要推薦福音成全大使命的任務。「學習的末段,我知道暫時未能留在當地宣教,因為我發現我愛猶太人愛得不夠,很難做福音工作,便跟上帝說我走了,請給我另外的使命。」

 

她發現,既然認識了猶太人,可以到華人基督徒中間傳講猶太人的需要,於是開始遊走外國及福音限制地區的教會、團契、特會中分享猶太人需要,並在創啟地區宣教五年(創啟地區指禁止或限制基督徒以宣教士身份入境做傳福音工作的國家,他們雖然不歡迎宣教士,卻不是完全拒絕外國人入境。)後來,媽媽回天家了,爸爸需要支援,她便退下來回到香港事奉上帝。

 

回望半生,Priscilla學會淡然。「多謝上帝給我精彩人生!我在高中決志時,並沒有經歷甚麼事情,所以在真正信耶穌後,就跟上帝求精彩人生,於是開始了自己的事業。擁有車子、房子、工作後,發覺人生實在太精彩,我就想回歸平淡。其實酸甜苦辣我都經歷過,並不後悔事奉上帝,祂給我的恩典實在豐厚,若能早點事奉祂必定更好。」